欢迎来到望都文明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望都文明网 > 望都名人

甲骨研究第一人——记胡厚宣

文章来源:望都县县志办发布时间:2018-11-19 14:33

甲骨文是中华民族古老的文字,自从1899年被金石学家王懿荣首次发现,距今整整一百年了。在近乎神秘的甲骨学研究领域里,无数专家学者献出了毕生心血,由此打开了认识中国历史的大门。河北省望都县籍的胡厚宣先生是这群学者中之一,而且站在他们的前列。他从30年代开始,在甲骨学领域中辛勤劳作了六十多个春秋,著述宏富,桃李天下,承先启后,被尊称“甲骨研究之第一人”。

不同凡响的学子

胡厚宣先生1911年12月20日出生在望都县大王庄村一个富裕农民家庭,6岁读书,先后在村中国民小学、保定第二模范小学上学,幼时的胡厚宣天资聪颖,读书刻苦,成绩优异。时值中国五四运动前后,新文化运动风起云涌,当地小学也受到波及,胡原宣的古文白话文功夫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24年考入保定颇有名气的培德中学。该校的国语教师缪钺缪钺,字彦威,迁安人,北京大学毕业。曾在保定培德中学、志存中学、保定中学任国文教员,刻苦自学,常有论文发表。后受聘于河南大学、广州通海书院、浙江大学、华西大学、四川大学任教授,著作有《杜牧诗选》、《论史存稿》等。先生给他以很大影响,缪钺老师是个知识渊博的学者,经史百家、诗词杂录无所不通。胡厚宣特别喜欢听缪老师的课,由此也喜欢上了国语文学,在缪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学业进步很快。缪钺先生以学者的敏感认为厚宣是可造就之材,前程不可限量,曾在厚宣的作业本上写下“鹤鸣九皋,不同凡响”的批语。并赋诗称赞他:

胡生诚秀出,

卓尔凤凰群。

美志云霄上,

清才兰蕙芬。

荷衣须自洁,

聋俗岂相闻。

马帐多高足,

传经还望君。

末句用汉代著名学者马融、郑玄间的师生情谊和巨大成就相比拟,足见他对胡厚宣的器重和殷切希望。

由于老师的悉心栽培,也由于自身的勤奋,胡厚宣在培德中学的四年间,科科考试总是第一。校长也看中了这个出身农家的优秀学生,在他毕业时破例颁发了1200元奖学金,供他上大学的费用。

1928年,胡厚宣由培德中学考入北京大学预科,两年后顺利升入该校史学系,登上了国内最高学府的殿堂。当时北大史学系雅士辐辏,名师云集,如胡适、傅斯年、梁思永、唐兰、马衡、董作宾、徐中舒、李济等名师都参加授课或担任讲座。在这样浓重的学术氛围里,胡厚宣如饥似渴地学习,凡能借阅或购求的书籍他都精心研读,并做了大量笔记。为深入学习讨论,胡厚宣和同学杨向奎、高去寻、王树民、孙以悌等人一起组织了自学团体——潜社。潜社办了两期《史学论丛》刊物,颇得北大师生好评。胡厚宣在刊物上发表了处女作《楚民族源于东方考》的论文。由于胡厚宣成绩优异,表现突出,使他获得了“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所颁发的每年280元的高额奖学金。

崭露头角

胡厚宣于1934年北京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地进入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分在考古组。值得幸运的是,胡厚宣进院伊始,就赶上参加著名的殷墟发掘。殷墟位于河南省安阳市小屯村以及附近地带,是历史上殷商王朝所在地。殷墟发掘是我国考古界最具重大意义的事件,胡厚宣参加的是第十次和第十一次发掘,分管编号为1004号大墓。此墓占地320平方米,平面呈长方形,四面墓道,是个王陵。虽然大部分文物被盗,但还是发现了一个有鹿铭的青铜方鼎和一个有牛铭的青铜方鼎。两鼎各重七百余斤,器形纹饰精美。它不但是中国考古史上一大发现,也是中国时代最早的青铜大鼎第一次出土,堪称稀世珍宝。两鼎现存台北史语所文物陈列馆,1994年1月胡厚宣去台参加学术交流会得以重睹故物。此外还有玉磬等乐器和戈、矛、头盔等兵器。王陵发掘成就辉煌,在国内外引起轰动,法国著名汉学家伯希先生曾专程赶来参观,并在1004墓前照像留念。

一年后胡厚宣回到南京,在研究所内研究殷墟出土的甲骨,先协助董作宾(彦堂)先生编辑《殷墟文字甲编》,后根据拓本,对照实物,撰写《殷墟文字甲编释文》,并写有简要的考证。1936年殷墟第十三次发掘,在小屯村北发现整坑甲骨,被定为127号坑甲骨,因在工地清理不便,就做成大木箱,连泥带土把甲骨运到南京研究所内。清理工作由董作宾任负责人,胡厚宣带领技术人员一点一点仔细清理,共得甲骨17096片,其数量居历次殷墟发掘之冠,其价值是独一无二的。清理工作完成后,胡厚宣以全部精力投入研究工作,研究成果载入《第十三次发掘所得甲骨文字举例》、《殷墟127号坑甲骨的发现和特点》、《甲骨文之统计》、《论殷代的记事文字》、《中央研究院殷墟出土展品参观记》等论文著述中。

划时期的学者

抗日战争爆发后,胡厚宣在战乱中颠沛流离,辗转奔波,随机关迁移于长沙、桂林、柳州、南宁、昆明、重庆等地。在艰苦的环境中胡厚宣的研究工作仍未中止。1939年应成都齐鲁大学的极力邀请,担任该校研究员,此外还担任过中文系主任,历史社会系主任,在研究所为研究生讲授甲骨学,在大学讲授商周史和考古学通论。做为一名年青学者,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学术研究上,在齐鲁大学的7年,平均每年完成的学术论文都在十万字以上,多数篇目收入《甲骨学商史论丛》这一鸿文巨著中。

《甲骨学商史论丛》系胡厚宣的专题论文集,自1944年至1946年三年间共出4集9册,收论文30多篇。《论丛》首先提出或解决了诸如宗法制度、封建制度、四方风名、婚姻生殖、记事刻辞、占卦卜龟、农业畜牧等有关甲骨学与殷商史研究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和关键问题。其内容之丰富,引证之广博,立论之精当,方法之独特,实为甲骨学中的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几十年来,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认为该书在考古、释字文例、地理、帝正、礼制、社会、经济、宗教、历象、断代、辨伪等各个方面对考古和史学两大领域有开拓性贡献。

徐中舒先生在序言中说:“余生逢甲骨之发露,故师友间治此学者尤众。而陈义丰长,用志专笃,翕然为世所崇信者,则不得不推三人焉,曰海宁王静安先生,南阳董彦堂先生,望都胡厚宣先生。此三人者,或资丰富之收藏,或与发掘之工作,凡先民之手迹,不但有墨本可据,且得摩拂其物,而较其点画卜兆,故其所得弥为深切,实为甲骨学划时期之学者焉。”

日本爱知大学教授内藤戊申先生评价说:“《论丛》不是通史,但几乎包含了殷代史的主要方面,确可称为殷代研究的最高峰。由于此书,一举而确定了胡氏在甲骨学界的地位,与王国维、董作宾先生并称为三大甲骨学者。”

日本著名甲骨金文学家白川静教授评价《论丛》说:

“这一学科空前的金字塔式的论文集,是继董作宾先生《甲骨文断代研究例》之后,又一划时代的著作。”

他又评价胡厚宣说:

“甲骨学自孙诒让以其渊博学识,创筚路蓝缕之功。罗、王、郭、董建其规模。而今罗、王已故,董、郭两氏在其研究中亦有很多困难的情况下,胡氏在中共管辖地区,在甲骨学界已处于这一学科第一人之地位。所谓“堂堂堂堂四堂,即雪堂罗振玉,观堂王国维,彦堂董作宾,鼎堂郭沫若。诗文出自陈子展为《论丛》所作的题词。,郭董罗王,观堂沉渊雪堂化,彦堂人海鼎堂忙,君不见胡君崛起四君后,丹甲青文弥复光”并非溢美之辞,犹如徐中舒氏以王董胡三人为甲骨学的正统一样。”

胡厚宣的辉煌成就也使齐鲁大学校长顾颉刚兴奋不已,题诗赠胡厚宣:

忽地黄昏起异军,凤雏才调信超群。

一声裂帛惊天下,燕赵悲歌今又闻。

《论丛》出版发行后,由政府教育部推荐,经全国学术委员会审议,决定向胡厚宣颁发科学发明奖,随之《论丛》经台湾、香港流传海外。世上许多史学家以一睹《论丛》为快。著名文学史和古文字学家傅东华先生由于多方购求未得以为憾事,及其一读之下,欣喜之情溢于言表,禁不止握笔给厚宣先生写信称:

“夙佩鸿文,识荆恨晚。囊闻有甲骨学商史篇之大作,尝托来薰阁多方购求,阅时年余,竟不可得。近晤同乡金子敦先生,承惠假一部,乃得穷三日之力为首尾拜读一遍,觉得谓“涣然冰释,怡然理顺”之滋味,昔于高邮王氏父子书中偶一尝之者,今于大著竟得饱餐而餍饫。以钩沉索隐之考古论文而克臻如此境界,洵乎叹观止矣!”

抗日战争胜利后,胡厚宣决心在全国范围内搜集甲骨。他与助手一起,乘飞机到达北平,在平津一带广泛搜集,前后达40余日,得实物2000片,拓本6000张,摹写2000幅,共约1万余件。而后到南京上海等地探访,共得千余片。著名学者杨树达先生生动地描述当时的情景:“奔走南北,遍搜甲片,御风乘传,席不暇温;私家之藏,婉辞以请;市肆所列,重金以求。”可见胡厚宣工作的努力和执着。

1947年,胡厚宣应上海复旦大学校长周谷城先生之邀,任该校历史地理系教授兼中国古代史教研室主任,讲授史料学、考古学、先秦史、商周史、春秋战国史等课程,还应中文系主任陈子展先生之请,担任中文系的文字学、甲骨学等课。陈子展十分钦佩胡厚宣的才学。胡厚宣除承担繁重的教学活动外,还挤出时间编撰了《古代研究的史料问题》、《五十年甲骨文发现的总结》、《五十年甲骨学论著目》、《殷墟发掘》等4部专著,从多个侧面对甲骨学殷商史研究做了科学的总结。

甲骨文之集大成者

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胡厚宣的科研工作,从人力物力上给以大力支持,胡厚宣更以十倍的努力投入工作中,他以搜集的数千片甲骨实物和上万的甲骨拓片为基础,编写出版了《战后宁沪新获甲骨集》(1951年)、《战后南北所见甲骨录》(1951年)、《战后京津新获甲骨集》(1954年)、《甲骨续存》(1955年)等4部重要著书。

1954年中国科学院成立历史研究所,因急需人才,便向复旦大学商调胡厚宣,却被高教部和复旦大学拒绝了。1956年3月国务院成立科学规划委员会,起草科学研究十二年远景规划,胡厚宣参加了在上海的规划分会,并提出了编纂《甲骨文全集》的建议。建议为哲学社会科学组采纳,列为史料重点项目。8月,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调胡厚宣进京,复旦大学才答应放人。于是胡厚宣和夫人桂琼英及几名助手一同调人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胡厚宣任历史研究所一所先秦史组组长,后改为先秦研究室主任。《甲骨文全集》编辑组成立后任组长。组织上派10多名大学生帮助胡厚宣工作。这是一项极为艰难浩繁的工程。编辑组首先把国内外百余处公私藏家15万余甲骨拓片采集,然后跟百余种出版的论著著录进行严格比勘、去重、拼合、复拓、换片、选优、聚群、分期、分类,经系统整理,再编辑出版。其间虽有“文革”运动的严重破坏干扰,但由于胡厚宣及编辑组成员的全力保护,资料还是完整地保存下来了,“文革”结束后工作得以迅速恢复开展。

经过十多年不懈地工作,由郭沫若任主编、胡厚宣任总编的《甲骨文全集》于1978年完成付印。1983年印完。全书煌煌13巨册。从此闻名于世的甲骨文结束了支离破碎的局面,被称为“建国以来文化上最大的一项成就”。公开发行后,在国内外史学界引起巨大发响,许多权威人士纷纷撰文予以高度评价。《甲骨文全集》也多次获各种奖励:1987年中国人民大学吴玉章历史学特别奖,1992年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秘籍特别奖,199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成果奖等等。

《甲骨文全集》是甲骨学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巨著,胡厚宣先生可谓甲骨学史上的集大成者。

爱国老人

胡厚宣不仅是位著名的科学家、教育家,而且是著名的爱国者、社会活动家。他在进行繁忙的科学研究和教育活动的同时,十分关注国家和人民的命运。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追求真理,不断进步。早在1947年他就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上海各大学教授联谊会”,进行争取民主、反对内战的斗争。建国后他积极参加社会活动,1952年参加了民主党派九三学社,历任该社上海市委常委、北京市委常委、中央委员、中央参议委员等职,受过毛主席、周总理及其他领导人的多次接见。胡厚宣做为九三学社的领导成员之一,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虽然受到批判和冲击,但爱党爱国之心始终不变。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后,胡厚宣看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逐步落实,改革开放后的祖国日益繁荣昌盛,尤为兴奋。1986年胡厚宣以75岁的高龄加人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多年的夙愿。

胡厚宣晚年不顾年迈体弱,为学术繁荣,为人才培养,为祖国和平统一大业而忘我工作,以致积劳成疾,不幸于1995年4月16日病逝。科坛上一颗巨星陨落了,其在史学界特别是甲骨学界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胡厚宣生前十分关注家乡的情况,为建设家乡提出过很好的建议。他的小儿子胡振宇先生子承父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著述亦丰厚。应中共望都县委、县政府邀请,经常回望都指导文化建设。在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活动中,谨以此文表示家乡人民的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