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望都文明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望都文明网 > 模范好人

相濡以沫不分离

文章来源:好人就在身边发布时间:2018-11-19 16:06


安喜来,男, 49岁,1963年1月出生。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望都支行科员。被评为望都好人、保定好人、中国好人。

核心提示:

相濡以沫,出自《庄子·大宗师》,原文“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意为泉水干了,为了保住生命,两条鱼吐沫互相润湿。比喻一家人同在困难的处境里,用微薄的力量互相帮助,延续生命。

望都县建行职工安喜来妻子张文兰2001年患胰腺炎、2007年患脑血栓、2010年又得了乳腺癌,三次大病总计花费20余万元,每天还有20多万元药费。女儿边上大学边打工,没有向家中要过一分零花钱。和大多数不幸的家庭一样,这个家已经摇摇欲坠,却没有倒下,反而更加温馨。

“老夫老妻了,说啥呢,等你好了再伺候我。”

“妈妈,我爸爸做得什么好吃的?”

“闺女,你爸爸在厨房做饭呢,他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想听爸爸说句话。”

……

对于女儿的电话,安喜来最熟悉不过了,女儿每天一个电话,就是想听听他们两口子的声音,才能安下心来学习。

11月27日一大早。安喜来在厨房烙着大饼,案板上放着切好了的白萝卜,面盆内有正在发酵的面团,是安喜来准备晚上蒸馒头的。15分钟后,一碗稠乎乎的小米粥、素炒白萝卜和大饼散发着香味。妻子最爱吃咸菜,安喜来自己腌制了几大瓶咸菜也摆在饭桌上。

“让脑血栓栓住了双眼,看不见了。”安喜来边说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妻子坐在饭桌座位上,接着一大筷子白萝卜菜也放在小米粥里。、“吃好吃赖不叫什么,浑身没病没灾的就行。我们这上有老,下有小,可我这身子骨……”张文兰端着小米粥,连泪水一块喝着。

一分钟,安喜来低着头沉默了足有一分钟,才抬头苦涩地笑了笑。“老夫老妻了,说啥呢,等你好了再伺候我。”说着话,安喜来便开始准备着妻子早顿饭的药,十余种治疗胰腺、脑血栓、乳腺癌及高血压、心脏病的药,吃多少粒他记得一清二楚。

“你不吃早饭?”

坐在记者对面的安喜来,指着他妻子爽朗地回答,“看着文兰吃饭,肚里不饿。有时候自己觉得饭做不好,我就哄着她吃。女儿也挺争气,利用业余时间打工,给学校餐点烤肠子,每个月能换回500多块钱呢。”

“能省点就省点,不饿。”十余年来,安喜来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想着法儿遵照医生的话做饭、炒菜,从来没有在外面街道上买过干粮,都是自己亲自做,更没时间玩扑克和麻将了,他一门心思扑到工作和照顾家庭中来。   

安喜来正在照顾病中的妻子.jpg

“骑着车子,自己心里也踏实些,万一出什么事儿,能快点赶回家。”

从安喜来住的小区到单位,不足二里路。以前安喜来都是小跑着到单位上班。一来是锻炼身体,二来是在部队养成的良好习惯,自从妻子得病后,改成了自行车。

“为什么改成了自行车?”

“单位8点30分上班,我8点以前都能赶到,不能为了家庭而拖了单位的后腿,提前一分钟可多干许多活呢。”在望都建行,单位对于安喜来这样的贫困职工建立了求助机制,安喜来家庭也得到了单位4000多元钱的救助金。对此,老安心存感激,“家里事多,单位够照顾的,什么时间请假领导都准假,所以,我们也应当知恩报恩,常将别人的好记在心上。”

没有当着妻儿的面流泪,如今在上班路上,安喜来一只手撑着车子把,一只手大把大把地抹着泪:“骑着车子,自己心里也踏实些,万一出什么事儿,能快点赶回家。”刚看到幸福的门路,张文兰因为疾病眼睛导致双目失明,紧接着又患上了乳腺癌,这几年来家庭已是外债累累,为了不再给家里增添负担,得了忧郁症的她想着法子寻短见,上吊、触电、喝农药等多种自杀方式都尝试过,由于安喜来和亲属们的及时发现,死亡只是擦肩而过。

为了帮助妻子转好思想这个弯,安喜来动员了双方老人和左邻右舍,陪着张文兰聊天,建行几名女职员都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

为了让安喜来更好地照料家人,单位破例允许他每天可提前十几分钟下班,但是安喜来却坚持早到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回报单位。   

 “如果我撇下老安和女儿走了,老天都不答应。”

夜里8点多,安喜来还在忙碌着给妻子洗衣服,厨房内两屉馒头还在冒着烟。

一回到家,安喜来就忙开了,麻利地扫地,擦桌子,调试暖气,一切井井有条。做完这些,他开始在厨房做饭,一个铸铁锅,一口铝锅。煮上米粥后,安喜来回到屋里开始给妻子按摩眼睛。由于做了乳腺癌手术,怕寒风吹透胸口,今天安喜来又忙着提前用上暖气。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以前做得傻事到现在我都不相信是自己做得,如果我撇下老安和女儿走了,老天都不答应。面对这个家,现在想开了,嫁给老安是我一辈子的福分。”对于今后的生活,张文兰对今年47岁的安喜来24年前的选择充满自信,“24年来,生活上难免磕磕碰碰,但是老安从来没有给我动过手打过我。”

如今,安喜来擀面条、做米粥、蒸馒头样样行,味道还不赖;以前他买菜都不知道还价,要多少给多少,现在知道讨价还价了;以前他母亲都是打个电话问他好不好,可现在他总是每个月抽时间到老家转一转,看看老人也让老人看看自己;以前一顿三餐他样样不离,可现在为了省点粮早饭都不吃了。“图个啥啊!不就是为了一个完整的家吗,操心操得体重才一百挂个零,我这心里憋屈!”张文兰哭成了泪人儿。

冰箱里,水饺、饼成了堆。安喜来说这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做的,文兰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在锅里馏馏干粮省事,也不影响工作。

晚饭熟了,大米粥馒头,西红柿炒鸡蛋。

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一家人,看着安喜来不断给妻子夹菜的情景,一股温暖在心头。

 

★记者感言: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安喜来用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精心照料着妻子,让这句俗语失去了颜色。

在社会上,因为疾病或者其它原因导致贫困甚至负债累累,家庭因此倒下或者破裂的例子并不鲜见。对于这些困难家庭来说,也许外在社会力量的帮助能解决一部分甚至很大的问题,但家庭温暖所带来的爱是任何社会力量都无法比拟的,爱的力量更多源自我们的内心,家庭的温馨更多来自于责任的分担与幸福的分享。

安喜来家的生活还在继续,病魔造成的阴霾仍笼罩在这个家,让我们祝福这相濡以沫的一家人,谢谢他们给我们示范了家的力量。(陈卫红

                       文章出自《好人就在身边》